新闻中心

义无反顾 火线战“疫”

2020-02-04  来源: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

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斗”中,医务人员义无反顾地冲在最前线。从1月初开始,长江委长江医院组成急诊科发热诊室,由科室主任在内的5名医生坐诊,10名护士协助治疗发热病人。

如果说医院是疫情防控的“一线”,那么发热诊室就是“一线”中的“一线”、抗击疫情的“火线”。

“每天有近百名发热病人前来就诊,最多时达200多人,近几天诊断出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人数都在两位数以上。”急诊科主任李慧情说,面对严峻复杂的疫情,科室全体医护人员,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没有一人临阵退缩。

 

范玲玲是发热诊室一名护师,也是一个7个月大孩子的妈妈。得知她要主动去发热诊室,公公和婆婆轮番劝阻,不想让她上班。

范玲玲告诉家人:“疫情这么严重,整个科室都缺人,我是不会退缩的!我去单位可能蛮久回不来,孩子一定要断奶,你们在家安心照顾孩子,我在一线才能安心工作,请你们一定支持我!”

“我都不敢看儿子,总觉得愧对他。”范玲玲说,突然断奶那天晚上,儿子一直看着自己哭。

第二天一早,范玲玲义无反顾去到工作一线。

 

发热诊室医生邹德芹和远在国外的儿子早已约好,等儿子回国后,准备带他回宜昌老家,与数年没见面的外公外婆一起过年。

当接到科室人手紧张的通知后,她果断办理了退票手续。“今年春节就在武汉,就在医院!不然回家过年我也不会安心。”邹德芹说,疫情严峻,身为医生,责无旁贷。

疫情并不会因为过年就主动“消停”。除夕夜,发热诊室内人头攒动,从下午5点,邹德芹一直在医院接诊发热病人、抢救危重病人,忙得团团转。大年初一凌晨1点才有空吃了一碗泡面,紧接着又是连夜诊治发热病人。

“凌晨5点,我才想起要给家人报个平安。”邹德芹说,拿起手机看到儿子发来的几十条短信:“妈,你还好吗?”“妈,你啥时候回来?”“妈,你在忙着吧?”……为了不吵到家人休息,她没有立刻回复。

当天稍作休息,第二天,邹德芹又踏上了去医院的路。

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在疫情肆虐的时候,正是这些“逆行”的白衣战士挺身而出,让我们更加坚定了战胜疫情信心。

 

春节假期后,发热病人就诊数量居高不下,发热诊室人手越发捉襟见肘。经过医院党委统筹和调配,发热诊室的医护人员数量增加到22人。

疫情发生以来,发热诊室护士长邹莉霞既带头承担发热病人的分诊和治疗,又参与危重病人的紧急救治,还安排人员值班、物资请领,做好人员防护、心理疏导……白天护理患者,晚上呵护同事,被大家称为发热诊室的“管家”。

前几天,同事们在医院看到她一瘸一拐,关心地问:“你怎么了?!”邹莉霞回答:“没事儿,骑电动车回家,不小心摔了。”

“哪有什么‘不小心’,武汉封城,道路宽阔平坦,行人车辆罕见,她是太疲劳了!”同事们都说,由于前来支援的医护人员需要时间熟悉急诊科工作,原本就超负荷工作一个月的邹莉霞,又主动连上了3个夜班,换谁都扛不住。

在发热诊室,每位医护人员必须穿着厚重的三级防护隔离服,戴着防护眼镜、手套和口罩接诊病人。

“只要进了发热诊室,我们就尽量不吃不喝不上厕所。”李慧情解释,一方面医院防护装备数量有限,一旦出了病区再返回,就必须穿戴新的防护隔离服,大家都舍不得。另一方面,可以节省因穿脱防护装备所耗费的时间,留下时间医治更多的发热病人。

连续8、9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护目镜中的汗水、脸上深深的压痕、干裂的嘴唇、嘶哑的嗓音是发热诊室医护人员的工作常态。然而,像这样的常态,全体医护人员已经坚持了20多天。

 

按照医院要求,发热诊室24小时开诊,医师上班时间平均每天超过10个小时,护士每天平均工作在8小时以上,很多时候交接班并“不顺利”: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我必须留下来!”

“我不累,你换其他同事休息吧!”

“只要我没被隔离,我就绝不换班!”

……

王俊、夏永红、李林、李日新……发热门诊的每一个人都主动请缨,勇挑重担。大家心里都明白,自己多扛一会儿,其他人就能多休息一会儿。

护士钱倩倩,有一次当班,面对高度疑似患者抢救,患者家属都害怕得不敢靠近,她负责完成了所有医疗生活护理,包括临终护理。护士瞿莹莹,家住在盘龙城,在找不到车送时,往往是自己走过来上班,一走就是两三个小时……

“他们的一言一行,让我十分感动。”长江医院副院长张济祥说,不论是党员干部,还是普通职工,大家都夜以继日地奋战在抗击疫情的一线,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誓言。

“加油!春天一定会来,疫情也一定会走!”“一个都不能少,都要平安归来!”“在全国人民共同努力下,一定能打赢这场防疫阻击战!”……在长江医院微信群里,大家互相鼓劲儿打气,始终并肩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