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长江医院七对夫妻:爱在疫情蔓延时

2020-02-25  来源: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

在疫情阴霾还没有散去之前,有的情侣可以在一起,有的却不得不因为工作的原因暂时分离。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有这样7对夫妻,他们都在疫情防控的一线战斗,在这个特殊时期,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爱情故事。

最简单的年夜饭:一顿小火锅

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的陈文胜和李慧情是夫妻,也分别是放射科和发热诊室的科主任。疫情发生后,发热诊室和放射科常常人满为患,夫妻两人都坚守在医院,家里完全顾不上。因害怕携带病毒回家,他们索性把孩子送到亲戚家。

往年除夕夜,一家人都会回家探望老父亲。今年除夕,李慧情只能在视频里和亲人们见面。“前段时间每天有近百名发热病人前来就诊,最多时达200多人。”李慧情说,面对严峻复杂的疫情,李慧情带领科室全体医护人员,没有一人临阵退缩。除夕当天,她和陈文胜为了方便,年夜饭就在家里吃了一顿小火锅。

疫情发生后,放射科每天CT检查人数比平时多了近十倍,在人员紧张的情况下,陈文胜身穿防护服连续工作过30多个小时。

“我们这段时间都要加班,聚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不过好在互相都理解对方的工作,知道这是职责所在,控制疫情、病人减少是我们此刻共同的心愿。”陈文胜说。

最大的愿望:“希望他能好好睡一觉” 

“这段时间在家里我们都沟通的很少,我们都是医务人员,怕相互传染,特殊时期这种‘沉默寡言’也是一种爱吧!”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医务处徐敏说。

徐敏和医院内科主任徐枫是夫妻。这段时间两个人几乎没有时间管家里的老人孩子:徐枫经常是值完夜班接着上白班;而徐敏则要处理医护人员调配、防护用品发放等工作。

徐敏坦言,现在每天都会担心老公、孩子还有家里的老人。因为徐枫每天要接触发热病人,时刻都有被传染的风险。但是徐敏把这种担心深深藏在心里,只是反复叮嘱“要做好防护”,不增加恐慌和焦虑的情绪。

“还担心孩子,我们每天早上上班时,孩子还在睡觉,下班了如果我回去多做一点饭,第二天女儿就有剩饭吃。如果我太累了没做,她就只有泡面吃。”徐敏对女儿感到很愧疚。

1月初,徐枫的父亲做了心脏支架手术,而他的母亲是阿尔兹海默症,因为工作太忙,从一月底到目前,他们只抽空回去看过3次。

“我们都40多岁了,可能已经没有年轻人过情人节的那种浪漫。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他能多休息一下,好好睡一觉。”徐敏说。

最深情的告白:

“无论何时,接你下班”

“今晚你几点下班,我来接你。”每天,胡曦男都会给自己当护士的妻子毕菡打电话。

胡曦男和毕菡都在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工作,结婚已经8年了。疫情发生后,夫妻俩把孩子送回了湖南老家。每天,在院办工作的胡曦男都到医院来参与疫情防控工作,毕菡则在内科病房里倒班。“我们两个人经常见不到,工作的时候因为都比较忙也很少联系。”胡曦男说。

有一次,胡曦男在医院走廊里见到刚刚从病房出来的毕菡,他问:“你现在是上班还是下班?”一旁的护士都笑了起来:“自己的妻子怎么不知道上班还是下班呀?”

毕菡说,自己最长的时候上了两周的班。虽然上下班的时间不固定,但是胡曦男总是很支持他的工作,无论毕菡多晚下班都到医院来接送,毫无怨言。

2月14日是情人节,胡曦男说,情人节这天两个人因为工作又见不到。“两个人就是在医院里认识的,这个特殊的情人节在医院里为抗击新冠肺炎而工作,今后也是一份特别的回忆。希望她能一切平安顺利!”

最欣慰的事:“在送餐时多看她一眼”

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的财务室王刚和护士长陈丹凤是一对夫妻。在疫情发生后,陈丹凤常常到深夜才能回家,早上出门的时间也很早。为了不给家庭增加负担,王刚把8岁的女儿送到了亲戚家里,然后主动报名每天到医院的隔离留观病房送饭。

“送饭的时候,有时候能看到她或者听到她的声音,我就觉得很欣慰。”王刚说。

王刚说,每天妻子回到家里,就一直用手机在联系同事安排工作,常常一说就是好几个小时。等工作安排好了,也到了休息的时间。两个人交流的时间很少。“不过我能够理解她,这是她的工作和责任。”

他们的女儿3月份即将迎来自己的生日,王刚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早日把孩子接回来,希望3月份能有机会带妻子、女儿出门好好玩一次。

最发愁的问题:

“有没有人想托管1岁不到的小孩”

“有没有人想托管1岁不到的小孩呀?”被问起最近的工作情况,2月3日,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药剂科的邓宏英在群里这样调侃自己的女儿。

邓宏英的妻子陈唯梅也在医院药剂科工作,本来今年过年父母要从老家过来一起过年。武汉“封城”后,不仅老人没有过来,而且夫妻两人的工作也变得异常忙碌,1岁的孩子离不开人,怎么带孩子一度成为他们最发愁的问题。

药剂科为了照顾他们,让他们两个轮流上班,这才稍微缓解了这个家庭带娃的压力。夫妻俩也特别小心,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给衣服消毒,然后洗澡。“上班那个人每天晚上单独睡觉,避免传染给孩子。”邓宏英说。

等武汉公共交通恢复之后,孩子就可以让家里帮着带了。这也是三个人的难忘时光。“妻子和女儿都是我的‘情人’,情人节希望他们健康平安。”谈到妻女,邓宏英露出了笑容。

最深切的感悟:“更懂得家的意义”

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内科医生李日新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的丈夫也是该医院的外科医生王宴婴。“疫情发生之后,我们两个工作变得很忙,辛亏有父母帮忙照顾。”

李日新1月20号接医院通知,因为医院门诊人员不够,她暂停了外面的学习回到医院门诊,后来又被派到了发热门诊。王晏婴也支援到了医院的观察隔离病房倒班。

大的孩子要学习,小的孩子才两岁,公公、婆婆人照顾不来,所以他们俩下班后还是天天回家。

“回家前消毒工作做到位,回家后做好个人清洁,全套衣服换洗消毒”。由于家里有两个孩子,李日新平时就很注重家里的卫生消毒,家里备有手消和紫外线灯,这次应对也比较从容。

李日新说表示,他们其实就是这次千千万万医护人员中的普通人,家里不用太操心,已经感到很幸运了。“这次疫情,我也更加懂得了家人的意义。”

最生动的解释:

“我和妈妈在外面赶大灰狼”

“外面有很多大灰狼,等爸爸妈妈把大灰狼赶跑了就去接你。”在视频里,张怡和贾小瑞这样和两岁的女儿解释离开的原因。

张怡和贾小瑞都是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的职工,过年期间,为了能心无旁骛的奋战在一线,他们让父母接走孩子。“宝宝还小,不能理解病毒是什么,我们只有编了这样一个大灰狼的故事安抚他。”张怡有点无奈的笑着说。

张怡在放射科工作,由于CT是肺炎的一种重要检查方法,随着疫情爆发,科室患者急剧增多,工作量达平时多了近十倍,经常一忙一整天,不喝水不上厕所。

在外进修的贾小瑞过年本也没有安排工作,可是看到家人和同事都在奋战,主动向科室提出参与值班,分担风险,随着科室停诊,她就随时等待医院和科室的召唤,并且做好家里的后勤工作。

“感谢她对我工作的支持,我才能把所有的精力放在紧张的疫情防控的工作上。”张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