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一身战袍裹娇娘,此生自比木兰强

2020-03-25  来源: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

2020年开端注定是个极不平凡的日子。元旦前后是流感多发季节,因工作需要,我被抽调院急诊科。随着门诊患者与日俱增,连续超负荷的劳累,我病倒了,感冒发烧。经隔离检查,排除我不是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后,在领导同事关心下,经过治疗,我很快恢复健康,并回老家休息。

然而,此时抗“疫”战斗已经打响!当看到有关部门呼吁医护人员重返工作岗位的公告后,我再也呆不住了,想到发热诊室人手紧张,主动向院领导请缨,要求上一线,重返工作岗位。而此时已经封城,我寸步难行。情急之下,我找到当地公安交警、防控小组,甚至是报社记者救助。几经周折,在志愿者的鼎力相助下,经过7个多小时的路程,我闯过重重关卡,终于踏上回汉的“逆行”之路,返回到医院的发热门诊。

那时,武汉已是疫情高发期,发热门诊病患急剧增多,院领导和医护人员都全身心地投入到治病救人、抗击疫情的战斗当中。交通不便我不能回去,我就向朋友租借了用房,每天上下班要走近1个小时的路程,虽然辛苦,但想到“白衣天使”的使命,内心总是充满动力和慰籍。

当得知区防控指挥部要求我院派出医护人员参与新冠肺炎指定隔离点支援时,我又毫不犹豫地自我推荐:反正我没结婚,没孩子,我不怕,我上!

渐渐地,发热门诊的工作从开始有点忙乱走上了“正轨”,医疗工作紧张而有序地运行着。我们每天都会接诊不少表现症状不同的新冠患者,当他们得知自己需要被隔离时,就会产生焦虑、烦燥、恐慌等负面情绪。作为一线医护人员,我便尽我所知耐心地开导,讲述隔离的重要性,科普新冠肺炎的知识以及怎样做好个人防护,慢慢减轻了他们的顾虑,接受隔离观察。

夜班期间,我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8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里面的衣服汗湿了干、干了又湿,是常人难以想像的痛苦。更何况还要穿梭在抢救室和留观室,密切观察隔离病人生命体征变化,随时为患者喂水、倒尿、翻身、叩背、帮助排痰,并主动与患者沟通交流,安抚情绪。让人难忘的是一次值班,在疫情爆发早期防疫物资紧张的时候,为省一套防护服,我把下班同事脱下来的防护服用紫外线照射后穿在自己防护服的外面。每天直接面对患者,毕竟我们是普通人,也曾恐惧过,担心自己极有可能被感染,但想到自己的职业,在病人需要的时候,我们绝不能退缩,必须履职尽责,义不容辞。

随着疫情的蔓延,隔离病房护理人员紧缺,2月底又将我抽调到病房支援,我依然毫无怨言服从安排。我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我愿做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力争做“小强”,为长江医院这个有爱的大家庭出一份自己微薄之力。

疫情无情,人间有爱。面对巨大压力和挑战,我们不惧生死、顽强拼搏,即使听闻有许多医务人员被感染,甚至死亡,我也绝不退缩,从不后悔。因为我是医务人,疫情面前必须勇往直前;因为我是长医人,疫情面前责无旁贷;因为我是一线人,疫情面前召必战、战必胜;因为我是急诊人,疫情面前必须守护健康!

希望不会离开,我们与你同在,防护服再密不透风,我们也能听到病人的每一句诉求;护目镜就算满是雾气,我们也能看清病人求生的眼神;手套不管戴多少层,我们也能感受到脉搏的跳动。

一身战袍裹娇娘,此生自比木兰强,不畏疫情艰难,为生命而战!我不是英雄,只是有人需要我,疫情面前,唯有在一线才能心安!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防疫战斗中,坚守与责任,延展于城市的每一根神经。面对疫情严峻复杂,敌人狠毒且狡猾,我们不麻痹、不厌战、不侥幸、不松懈,持之以恒打赢这场阻击站、歼灭战!

阴霾终归会消散,黎明那道光,定会照亮黑暗。我相信胜利必将属于我们。在此祝愿所有同仁,疫情面前,百毒不侵,春日可期,繁花与共!

 

 

 

文章作者:秦晶晶